當花瓣離開花朵的時候



如果說,當花瓣離開花朵的時候,留下的是那一絲殘留的暗香,那麼,當漏斗裡細膩的流沙從上杯緩緩劃入下杯,究竟又留下了什麼。

留戀。傍晚時分,夕陽西下,沒有任何炊煙,沒有任何的喧囂,沒有任何的叨擾,只那一片橙色光輝,淺淺淡淡的灑在窗戶上,如灰塵般靜靜的躺著,也沒有一絲的聲響,似乎時間已經停止不前、不再流逝。於是,連我的呼吸也靜止了。咦,那一抹紫色的倩影是何物?是單相思,還是對舊情的眷戀?依依不捨的立在窗臺,倚手企盼誰人的歸期?“陽光下的我懷念你,等待著你的歸期”,恐怕就是如此了。

輕輕拾掇起這杯小小的紫色的沙漏,上面已經佈滿細細的灰塵。是啊,許久不再把玩它了,就連這一紫色的倩影也依稀模糊了。沙漏的杯身有點涼,一番順手翻轉,紫色的流沙從上杯刷刷的往下杯裡快速的滑動著。下杯的杯壁,還有我掌心的溫度。就連你這本沒有感情的靜物,也會追逐掌心的溫度嗎?它下落的速度是那麼的驚人,似乎不敢錯過一絲與溫暖接觸的機會。只一小會,上杯的流沙已經完全注入下杯。可是,為什麼我聽見了那些在下杯裡靜靜躺著的流沙在默默的歎息、輕聲的啜泣?是嫌棄自己跑得不夠快,夠不著那已經褪去的溫暖嗎?原來,流沙滑過,是在追逐杯壁的溫暖,當附在杯壁上掌心溫度的褪去以後,小小的流沙在這大千世界,還有什麼可以留戀的呢?

追逐。還是那一杯小小的紫色沙漏。我拿來棉柔的紗布為它輕輕拭去浮在表層的灰粒。刹那間,沙漏鮮亮光潔如初。這時的夕陽已經慢慢退下,夜幕降臨,周邊的環境越來越靜。我再此翻轉了沙漏,那些細細的流沙依舊是刷刷快速滑落,可以很清楚的聽到“唦唦唦”的聲音。不大不小的聲音,卻是劃破了那一片的寂靜,驕傲的證明著自己的存在。

這些細細的流沙仿佛卯足了勁的往下滑落著,砂礫與沙礫之間,沒有一絲的縫隙,它們明明是一顆顆獨立的個體,卻在這時相擁在一起,一起隕落,依然驕傲的往下滑落著,追逐著下杯杯壁那殘留的溫暖。這是在與時間賽跑嗎?為了自己想像中的幸福,就算結局已經註定,也堅持通過自己的努力去追逐那一份微乎極微的幸福嗎?呵,我笑了。你以為你能賽得過時間嗎?就算你以賽過了時間,隔著那一層不知道比你厚多少倍的玻璃,你又能感受到杯壁外的一絲絲殘留的溫暖?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沙漏啊。杯壁外的世界縱然繽紛多彩,你究竟有什麼力量突破那一層厚厚的阻力?原來,流沙滑過,根本不會留下什麼,只不過是自不量力罷了。就算是想要把握自己的幸福,終究敵不過時間的無情與杯壁的阻隔。

塵埃落定。我沒有再聽到沙礫的歎息與啜泣。是無奈還是無悔?也許我該做個好人,幫幫這些可憐又可愛的沙礫們。如果我緊緊捂著裝著這些沙礫的下杯,它們是不是會高興得歡呼雀躍、手舞足蹈?可是,我並沒有這樣。生活本就是這樣。你只在一個自己的小小的空間裡,像個孩子般往外眺望著,那些繁華與繽紛,不過是過眼雲煙,可望而不可即,就連簡簡單單的觸碰也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。阻隔我們實現夢想的因素,總有太多太多。可是,每個人都有做夢的權利、都有幸福的權利,不是嗎?儘管一次次滑落、摔倒、被無情踐踏、甚至辱駡、遭世人鄙視,我們不也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的努力嗎?於是,沙漏終究敵不過內部沙礫的壓力,破碎了,漫漫的紫色沙礫灑滿了一地。

紛紛揚揚的那一刻,它們終於聞到了不一樣的新鮮空氣,它們感受到了不一樣的光線,儘管這時的光線有些晦暗,它們歡呼著,跳躍著,儘管很快就將塵埃落定,落在地上以後,便是默默無聞,再也無人來尋。而我能做的,在這些個沙礫塵埃落定之前,早已佈置好了它們下落的“地毯”,在它們揮灑以後,將變成一幅無與倫比的畫卷。原來,流沙滑過,揮揮灑灑過後,最終留下的是一幅美麗的沙畫。那幅沙畫裡,它們不再動彈,我看到了它們臉上曾經有過的淚痕,它們身上還不曾癒合的傷疤,還有它們最後臉上不羈的幸福的笑容。

如果說,飛逝的歲月是滑過的流砂,我願意在我的天空洋洋灑灑。就讓時間飛舞吧,定格在這一刻,而我就靜靜的隨風飄逝在歲月的長河裡。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