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繁華的時候

生命繁華的時候
誰又能說他們不是那雨呢?純美是斯,溫柔是斯,奔放是斯,寧靜是斯,善良是斯,殘忍也是斯。

雨的殘忍總是不如鱷魚一般的血腥,至多是掩蓋在一派美好下的猙獰。乾涸的河道,困頓住掙扎在最後一汪死水的魚兒,掙扎是無力的。那時候暴風驟雨的殘忍卻是一場拯救,對於乾旱中的樹苗,焦渴難耐的動物,都是一場拯救。雨喚醒了一切生命的蠢蠢欲動,一切的希望在雨後的潮濕裡開始萌生。

生命萌發的另一種意義就是為了滿足另一種生命的掠奪。於是,雨季之後的濕地、荒漠,叢林都開始了無休止的殺戮。而這一切的起始,追根揭底皆來自與一場豐沛的雨。

雨點來自哪兒呢?是遙遠的海洋還是天空?是一朵漂泊四海無家可歸的雲的眼淚,還是一滴瞬間消失在朝陽燦爛微笑裡的露珠?甚或是它們的影子,在尋找著曾經的過往,被天空的哀傷感染,撲簌簌落下來,用自己的哀愁彙聚成一股殘忍的宣洩,殘忍的報復著那些美麗的生靈。

那雨一定還記得前世的模樣,牽過風的手,親吻過每一片生動的樹葉,從狹窄的到寬闊的,從碧綠的到鮮紅的,它也許還記得有一隻驚慌無措的螞蟻,站立於一片枯黃的葉片上面,將命運無可奈何的交付於它的暴戾,那片葉子的未知的未來,然後,在悲哀的慌亂裡隨波逐流。

大地被搶劫一空,雨像一個十惡不赦的盜賊,劫掠而過。只給大地留下一派狼藉,山谷間、叢林旁到處是刻骨的傷痕。生命就是這樣被洗劫著,被一次次的放棄又收起,被摧殘又被孕育,風雨平靜之後,大地的寬厚慢慢彌合上所有的傷疤,生命的種子被埋進它的懷抱。一切從新開始,雨的肆虐很快被新生的愛掩蓋的無影無蹤。

生命繁華的時候,會是再一次衰敗的開始嗎?

只有傷感記得,那雨,曾經來過。




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