哪個角落裏沒有我的身影

哪個角落裏沒有我的身影

我把從來沒有的安靜給了這個夏日的中午,給了這個讓我歡喜讓我憂的園子。這種安靜是憂傷的,伴著我曾經最痛苦的嘶喊。這些許歲月裏,不長,很短。不用數,很容易走到頭。你曾張口計劃著我的人生,約束著我的生活,為了自私的你,猶如醉酒之後的胡話,丟在風裏。你從來沒為我做安排,也許不是不想,只是不能夠。我對你的話,總是當成一種信口開河,無所謂的一種戲言。只想告訴你,不需要你的安排,我也會走的。就像當年,你不曾想讓我來這裏一樣,我獨斷獨行的慣了。

我哭的時候,這個園子裏無語的景物,還有那颯颯的風,聽得懂。不論你對我是否牽掛,經過了,就揮揮手,揮手的路口,眼睛裏被迫進了想流淚的沙子,被迫把愛丟掉了。

我忽然有了從沒有過的如釋重負的感覺。可是還是想告訴你,我的世界最近要做一定的修改。雖然你早已知道了,點點滴滴的人生起伏都會在這個夏日上演,但你再也不能做我的觀眾,甚至連聽眾都做不了了。你不憂傷嗎?

有一句話說的好,愛笑的人,內心都是寂寞的。外表堅強的人,內心都是脆弱的。這句話裏我幫你一分為二了,上半句為我,下半句為你。

我想這個夏季就安靜了。



霧濛濛的雨中浪漫

霧濛濛的雨中浪漫


好雨知時節,當春乃發生!濛濛雨絲,天連著地,地連著人,人連著天,似乎環宇都在霧濛濛的雨中浪漫沉醉,什麼花兒鳥兒狗兒貓兒草兒都寂靜了,都在聆聽雨的呢喃,雨的纏綿,雨的滋潤!此時,雨就是心,心就是雨!雨足,染就一溪新綠!雨潤的萬物,總是新鮮的。你看,碧綠的樹葉,晶瑩的小草,無不炫耀著美麗的容顏,連那路邊最不起眼的狗尾巴草都昂起了頭顱!柳絲長,春雨細!那綿綿的雨水呀,讓人無限的遐思!

雨有雨的風情,雨有雨的義務,雨也有雨的歸屬!人生的路上,有風也有雨。風會撫平躁動的心靈,雨會滋潤乾燥的心田。人生是一段或急或慢的旅行,風和雨就是那兩條長長的鐵軌,緊緊跟隨著你,不離不棄。人生當中,總有許多的巧合和偶然,如兩條平行線,可能也有交匯的那一天;人生也有許多意外和錯過,如握在手裏的風箏,也會突然斷了線……

許是見慣了都市四季的綠色,鄉村的春色靚麗多了。你看,那田裏鋤草的老農,那河邊放牛的小娃,還有岸邊搗衣的少女,小溪旁嬉戲的孩童,空曠的天地間放風箏的少年,村頭細柳樹下曬太陽的白髮老翁,看溪水靜靜地泛起漣漪……寒雪梅中盡,春風柳上歸!

默默感受著痛的傷懷迷失在琴聲的浪漫幻想中

默默感受著痛的傷懷迷失在琴聲的浪漫幻想中


細品情的思念,苦苦訴說這失去的心碎。我隨著呐喊走進這藝術的殿堂。水晶的舞臺上坐著一位天使,靜靜地彈奏著鑽石般閃耀的鋼琴。空氣中飄蕩著生命的氣息,舞臺的周圍灑滿仙氣,繚繞著心的弦絲,牽扯不斷。涼風徐過,一絲愛意隨之沁入我的心田。舒爽著我的筋骨,滋潤著我的每一寸肌膚。琴鍵上一只只活潑的精靈生機勃勃地表演著靈動的輕快,五線譜的線間任由他們穿越,勾勒出一幅幅動感的淡彩。我不禁扭動起來,隨波逐流似的忘形於空靈之中。啊!天使飄起美麗的長裙,踮起玉纖的腳尖,舞動柔長的手臂,繞動纖細的水腰,無拘無束的舞蹈著。真的很美!

我不知道是精靈的活躍帶動了她還是因我的真誠而感動,一股清甜從舌尖流入心間。我試著接近,伴舞其隨,但我們似乎屬於不同的兩個世界,夢幻般的你輕如雲煙。恐懼你隨風散去,欲望的手輪回在朦朧中,始終未走近。你對著鋼琴一笑,我感到無比的快樂。雖然這笑不屬於我,但我擁有著你的快樂。我閉上眼睛感受著你的氣息,莫名的不安使我睜開眼。一個陌生的身影與你交伴,我頓時痛在慌亂之中。欲阻無力,欲哭無淚,我低下了頭,陷入了沉默。




當花瓣離開花朵的時候



如果說,當花瓣離開花朵的時候,留下的是那一絲殘留的暗香,那麼,當漏斗裡細膩的流沙從上杯緩緩劃入下杯,究竟又留下了什麼。

留戀。傍晚時分,夕陽西下,沒有任何炊煙,沒有任何的喧囂,沒有任何的叨擾,只那一片橙色光輝,淺淺淡淡的灑在窗戶上,如灰塵般靜靜的躺著,也沒有一絲的聲響,似乎時間已經停止不前、不再流逝。於是,連我的呼吸也靜止了。咦,那一抹紫色的倩影是何物?是單相思,還是對舊情的眷戀?依依不捨的立在窗臺,倚手企盼誰人的歸期?“陽光下的我懷念你,等待著你的歸期”,恐怕就是如此了。

輕輕拾掇起這杯小小的紫色的沙漏,上面已經佈滿細細的灰塵。是啊,許久不再把玩它了,就連這一紫色的倩影也依稀模糊了。沙漏的杯身有點涼,一番順手翻轉,紫色的流沙從上杯刷刷的往下杯裡快速的滑動著。下杯的杯壁,還有我掌心的溫度。就連你這本沒有感情的靜物,也會追逐掌心的溫度嗎?它下落的速度是那麼的驚人,似乎不敢錯過一絲與溫暖接觸的機會。只一小會,上杯的流沙已經完全注入下杯。可是,為什麼我聽見了那些在下杯裡靜靜躺著的流沙在默默的歎息、輕聲的啜泣?是嫌棄自己跑得不夠快,夠不著那已經褪去的溫暖嗎?原來,流沙滑過,是在追逐杯壁的溫暖,當附在杯壁上掌心溫度的褪去以後,小小的流沙在這大千世界,還有什麼可以留戀的呢?

追逐。還是那一杯小小的紫色沙漏。我拿來棉柔的紗布為它輕輕拭去浮在表層的灰粒。刹那間,沙漏鮮亮光潔如初。這時的夕陽已經慢慢退下,夜幕降臨,周邊的環境越來越靜。我再此翻轉了沙漏,那些細細的流沙依舊是刷刷快速滑落,可以很清楚的聽到“唦唦唦”的聲音。不大不小的聲音,卻是劃破了那一片的寂靜,驕傲的證明著自己的存在。

這些細細的流沙仿佛卯足了勁的往下滑落著,砂礫與沙礫之間,沒有一絲的縫隙,它們明明是一顆顆獨立的個體,卻在這時相擁在一起,一起隕落,依然驕傲的往下滑落著,追逐著下杯杯壁那殘留的溫暖。這是在與時間賽跑嗎?為了自己想像中的幸福,就算結局已經註定,也堅持通過自己的努力去追逐那一份微乎極微的幸福嗎?呵,我笑了。你以為你能賽得過時間嗎?就算你以賽過了時間,隔著那一層不知道比你厚多少倍的玻璃,你又能感受到杯壁外的一絲絲殘留的溫暖?好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沙漏啊。杯壁外的世界縱然繽紛多彩,你究竟有什麼力量突破那一層厚厚的阻力?原來,流沙滑過,根本不會留下什麼,只不過是自不量力罷了。就算是想要把握自己的幸福,終究敵不過時間的無情與杯壁的阻隔。

塵埃落定。我沒有再聽到沙礫的歎息與啜泣。是無奈還是無悔?也許我該做個好人,幫幫這些可憐又可愛的沙礫們。如果我緊緊捂著裝著這些沙礫的下杯,它們是不是會高興得歡呼雀躍、手舞足蹈?可是,我並沒有這樣。生活本就是這樣。你只在一個自己的小小的空間裡,像個孩子般往外眺望著,那些繁華與繽紛,不過是過眼雲煙,可望而不可即,就連簡簡單單的觸碰也是比登天還難的事情。阻隔我們實現夢想的因素,總有太多太多。可是,每個人都有做夢的權利、都有幸福的權利,不是嗎?儘管一次次滑落、摔倒、被無情踐踏、甚至辱駡、遭世人鄙視,我們不也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的努力嗎?於是,沙漏終究敵不過內部沙礫的壓力,破碎了,漫漫的紫色沙礫灑滿了一地。

紛紛揚揚的那一刻,它們終於聞到了不一樣的新鮮空氣,它們感受到了不一樣的光線,儘管這時的光線有些晦暗,它們歡呼著,跳躍著,儘管很快就將塵埃落定,落在地上以後,便是默默無聞,再也無人來尋。而我能做的,在這些個沙礫塵埃落定之前,早已佈置好了它們下落的“地毯”,在它們揮灑以後,將變成一幅無與倫比的畫卷。原來,流沙滑過,揮揮灑灑過後,最終留下的是一幅美麗的沙畫。那幅沙畫裡,它們不再動彈,我看到了它們臉上曾經有過的淚痕,它們身上還不曾癒合的傷疤,還有它們最後臉上不羈的幸福的笑容。

如果說,飛逝的歲月是滑過的流砂,我願意在我的天空洋洋灑灑。就讓時間飛舞吧,定格在這一刻,而我就靜靜的隨風飄逝在歲月的長河裡。


搜尋欄
RSS連結
連結
加為部落格好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

QR 編碼
QR